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: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丰采 > 法院文化
花谢盼再开
------那个走进我心里的少年犯
作者:阎良法院 李漾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28 11:07:03 打印 字号: | |
  每每看到花季少年身陷囹圄,人们无不扼腕叹息,他们是“小家”的希望,“大家”的栋梁,却一时冲动,给自己、家人、社会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痛。他们有如花的年纪,有着美好的未来,却因犯罪背上了沉重枷锁,其行为让人深思、惋惜……

  第一次见到小亮是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,张法官和我、还有小亮父母、律师,我们都静静的等着,等着这个刚满十四岁的少年。小亮妈妈一直低声抽泣,爸爸焦急的踱步。一年前他们有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,人见人夸,可现在女儿已在天堂,儿子却进了高墙铁窗。审讯室里,谁也没说话,心情仿佛被灌了铅一样沉重。突然传来一阵手铐脚镣声,小亮的妈妈忍不住哭出了声来,爸爸盯着通往审讯室的通道。不一会儿警察带着小亮走进了审讯室。隔着铁窗,小亮坐在了我们对面的椅子上,在张法官的示意下,看守警察为小亮打开了手铐和脚镣。这时,小亮抬起头呆滞看我们,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站在墙角的父亲身上,原本平静的他忽然神色紧张起来,突然吼叫:“让他出去,我不想看见他。”父亲露出痛苦又半带哀求的目光,母亲低声告诉我,这已经是第四次了,小亮依旧不愿意见自己的父亲,父亲默默地走出了审讯室……

  父亲走后,我们讯问了案件的基本情况,小亮一字一句的说着,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,妈妈在旁边听着,越来越抑制不住,低声一直哭泣。一年前,小亮由于和爸爸争吵,为了“报复”爸爸而残忍杀死了年仅一岁半的妹妹,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了。经过了解,老师和同学反应小亮平时除了贪玩没有什么坏毛病,父母希望儿子能努力学习,将来考个好大学,出于“望子成龙”心里便平时管理格外严厉。但父母常年在外忙于生计,小亮的饮食起居都由奶奶照顾,小亮慢慢就开始怀疑父母对他的爱,这种怀疑,直到妹妹的出生就更加严重了。妹妹出生后,小亮觉得全家的重心都放在了妹妹的身上,加上初中学业任务重,成绩下滑,父亲的责骂也变多了,在小亮幼小的心里慢觉得父母只爱妹妹,对自己太严厉太苛刻不爱自己。但他谈起妹妹时,充满了后悔,谈起奶奶,满是思念,而看着泣不成声的妈妈,他悔恨内疚的低下了头。我们感到痛心:面前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,一念之差造成自己家庭伤痕累累,亲人痛苦不堪。除了法律应该给予小亮的惩罚外,我们更应该做的是解开心结,抚平伤痛,重新搭建已经快要崩塌的未来,让少年重拾生活的信心,毕竟以后的路还很长……。

  案件很快到了庭审阶段,法庭上他除了必须回答的问题外,很少说其他的,我们都希望,这个少年能敞开心扉,解开心结。我们尽量多同他沟通,希望能够开启这个少年看似已经关闭的与外界交流的心门,但他仍旧少语、仍然不愿意见自己父亲。庭审过后,我们不但聘请了专业的心理辅导师,而且去小亮就读的学校请了他最尊敬的班主任老师,希望他们共同帮助这个少年,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。当小亮看到班主任老师的那一刻,老师和小亮都哭了,小亮紧锁很久的心房终于打开了,班主任老师和心理辅导师和他进行了长达两小时促膝交谈,小亮终于痛心地哭诉,他真后悔杀了妹妹,妹妹那么小,那么可爱,刚学会叫哥哥。当看到父母焦虑、心疼的脸,他知道自己错了,他想上学……尘封很久的心终于打开了,可是听到这些在场的每个人都哭了。

  案子虽然过去半年时间,每每想到“我想上学”这句话,我都不禁潸然泪下,他是个少年犯,他的犯罪行为令人发指,甚至恐怖,依法应当严惩,但是他也是个学生,一个未成年犯,他的未来是需要家庭学校社会共同指引,身为法官,也是法律的护航人,是未成年人心灵的救赎者,对小亮的犯罪行为感到震撼惋惜之余,更多的是思考……

  家庭教育多么重要,表达爱的方式多种多样,可以是耐心,可以是责骂,可以是迫使,可以是感化。耐心细致的交流或许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但是却更能深入人心,更能让孩子主动去接受。专制性的爱见效可能更快,可对一个孩子的成长是有弊端的,专制性严厉粗暴更不可行。然而,法律是救赎,这种救赎是对被害人的、对社会的,它同样也应该是对被告人的;这种救赎是对犯罪行为的,更应该是对内心的救赎。法律既惩恶,也扬善,给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的罪犯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小亮悲剧的酿成,再次给人们警告,而作为法律人,我们感到痛惜同时可以做很多,用法律惩治犯罪,用真心救赎灵魂!
责任编辑:梁栋